人,穷其一生,只能真心实意地爱一次,还是能爱好几次?

莫泊桑

每当事物的原有秩序被颠覆,安全感不复存在,那些原本受人类法律或自然法则保护的一切遭受凶残无理的暴力摆布时,人们总会有类似的感觉。


对外敌的仇恨总是能激励少数愿意为信念慷慨赴死的义士。


绵密的雪花絮片织成一幅闪闪发亮的帷幕,向大地徐徐垂落。它给一切蒙上了雪花泡沫,抹去了万物的轮廓;这被严冬掩埋的静默城市里,什么都听不见,只有雪花飘落时那隐隐约约、似有若无、无可名状的窸窸窣窣,与其说是声音,不如说是感觉。这些混杂在一起的轻盈细微的粒子,仿佛充盈了整个空间,覆盖了全部世界。


秋天,暮晚时分,夕阳将天空映得通红,几缕绯云倒映在河水里,也染红了整条河。地平线像在熊熊燃烧,叶子已然枯黄的树木,预感到寒冬将至,在簌簌颤动中也披上了金装。


细小的雪粒给枝条撒上一层喷沫状的冰凇,也为灌木的枯叶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银色顶棚,沿着道路展开一张柔软的白地毯。雪,让这片林海中的寂静变得更加浓郁深沉。


无法再前进半步,就像所有那些对人生拼搏毫无准备的人,像隔着云雾看生活、不得进取之法又没有承受力的人,像所有自小未被培养出特殊才干和斗争野性的人,像所有不曾掌握谋生工具与武器的人一样,没什么差别了。


他无法再前进半步,就像所有那些对人生拼搏毫无准备的人,像隔着云雾看生活、不得进取之法又没有承受力的人,像所有自小未被培养出特殊才干和斗争野性的人,像所有不曾掌握谋生工具与武器的人一样,没什么差别了。


有人说墙壁会保留居住者身上的某些东西,一些有关他们举止、形象和话语的东西。所以幸福家庭住的房子会比不幸之人的房子快乐。


面对一个怒火中烧的人,乌合之众们总会心生胆怯,


神这样做是为什么呢?既然黑夜是用来睡觉的,是用来失去意识、休息和忘记一切的,那为什么让它比白昼更美,比黎明和黄昏更温柔?舒缓迷人的月亮比太阳更富有诗意,它如此素雅,仿佛就是用来映照那些不宜于强光的神秘微妙之物的,那么它又为什么竟能将黑暗照得如此透明? 为什么最会唱歌的鸟儿不像同类那样睡去,而是在撩人的夜色里鼓动歌喉呢? 为什么世界这样朦胧?为什么心在颤抖,灵魂在悸动,而肉体如此绵软无力? 既然人已上床入睡,看不到这一切,那为什么要施展这样的诱惑?如此瑰伟的景象,如此从天而降的盎然诗意,又是为何人准备的呢?


人,穷其一生,只能真心实意地爱一次,还是能爱好几次?


情人们就像酒鬼。一个是贪杯,喝上瘾了会再喝;一个是迷情,爱得醉了会再爱。本性使然。”


发表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